快乐扑克3走势分析|快乐扑克3走势图带连线
< < 舊版 English

對外投資
投資動態分析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對外投資>投資動態分析
關于促進對南美農業投資的幾點建議
發布日期: 2019-01-29 發布單位: 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 瀏覽量:

    

  中國在南美洲農業的投資主要基于中國對農產品的強勁需求,以及中國消費市場對南美國家的巨大吸引,這使得中國和南美國家特別在農牧林業作物種植、加工等方面展現出巨大的投資合作機會。這也促使中國企業赴南美農業海外投資規模的擴大,尋求在南美農業可持續發展之路。 

  本文簡要分析中國在南美農業投資的現狀、面臨的問題,并以中國作為對南美農業資本輸出國的視角,提出保護中資企業在南美農業投資的政策建議。 

    

  一、 中國在南美農業投資的現狀 

    

  (一)中國投資南美農業重點與投資主體多元化。中國對南美的農業投資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一是農業投資重點行業領域相對清晰。主要包括:在土地和資源充裕的國家獨資興建種植基地;建立國外農產品加工基地;興建貿易和物流等大型基礎設施。二是中資農業投資主體也快速趨于多元化態勢。逐步由早期的政府主導向多元化經濟主體發展。既有國有企業(包括部屬和地方所屬)、集體企業、股份制企業以及私營企業等農業生產實體機構,也有專業外貿公司、生產性企業、國際信托投資公司以及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等非農業產業機構,規模大小差異較大。 

  (二)南美國家普遍對外來投資設限。作為南美最大農業生產國的巴西等南美國家對外資擁有土地具有嚴格的限制,造成了中國企業在南美大多投資采用合資的形式,在各個合資企業中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也相對較低。 

  (三)中國投資南美農業占全部對外農業投資比例較小。中國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私營企業都有在南美農業投資的計劃。目前,據20162017年中國農業對外投資分布顯示,中國在海外的農業投資依然主要集中在亞洲及中亞地區,而南美的比例相對較小。2017年中國對南美農業投資流量3.0億美元,占當年對外投資流量20.5億美元的14.63%;截至2017年底,中國對南美農業投資存量8.6億美元,占當年對外投資流量173.3億美元的4.96%。中國在南美的農業投資主要項目集中在大豆、小麥、水稻、甘蔗、棕櫚油主要作物的種植、加工與貿易等方面。中國在南美的農業投資主要國別為巴西、阿根廷、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和牙買加等少數幾個國家。據2016年數據顯示,中國對南美洲2.3億美元對外農業投資流量中,2.0億美元分布在巴西。截至2016年年底,中國對南美洲5.5億美元農業投資存量中,3.8億美元分布在巴西。可見我國在南美的農業投資主體都在巴西。具體分布情況參見下表: 

    

  中國對外農業投資流量與存量洲際分布表 

  單位:億美元 

項目\地區 

亞洲 

大洋洲 

歐洲 

南美洲 

非洲 

北美洲 

合計 

投資流量 

17.1 

8.1 

3.3 

2.3 

1.8 

0.3 

32.9 

投資存量 

87.0 

22.9 

27.5 

5.5 

12.7 

2.0 

157.6 

              數據來源:據中國對外農業投資合作分析報告(2017年度)整理 

    

  二、中國在南美農業投資面臨的問題 

    

  中國在南美的農業投資合作存在的主要問題和主要障礙包括:投資主體分散且農業企業規模偏小、投資國政策支持力度不夠、投資領域多樣化、國際競爭力較弱、海外經營經驗缺乏和東道國投資環境變化等。    (一)國內支持農業對外投資的一般分析     1.投資項目與領域分散,但抗風險能力較弱。中國在南美的農業投資以跨國貿易為主,也包含耕地投資、種養業、加工業和物流等投資,在投資流量不大且分散在多個項下時,單個項目的投資存量較小,面對國際市場價格的劇烈波動時,抗風險能力弱。另因為其尚未建立協調促進的海外農產品生產、倉儲、物流、港口、加工、國際貿易一體的全球供應鏈,難以規避國際市場波動風險。     2.政府積極支持對外投資,但需增加保護措施。從政府對對外投資的支持政策來看,一是審批環節對投資引導和對外投資規劃指引少;對中小型企業參與對外投資整合少;二是缺乏向對外投資主體提供東道國國情以及對投資企業開發項目的融資支持政策;三是還沒有設立針對農業對外投資保險險種等。總體來講,對走出去投資相應的法律支持體系還有待建立和完善。     3.企業主體構成分散、協同不夠競爭力較弱。一是政府對申請投資企業的規模整合與投資規劃協調不夠。中國農業企業對外直接投資單個投資主體的投資規模平均只有近百萬美元,與發達國家每個直接投資規模約600 萬美元的平均規模相去甚遠。二是多數企業沒有完整的自主技術研發和推廣體系,這導致企業在技術應用上成本較高且適應能力較差,在與其他國家農業跨國集團競爭時處于劣勢,進而阻礙中國對南美的農業投資進程。 

  

  

  

  

  (二)南美東道國對中國農業對外投資的不利影響分析     1.東道國聽信并傳導國際輿論對中資機構壓力。我國農業在南美的投資,一是面臨國際輿論的多重壓力,“中國威脅論”的論調無論是對中國農業海外投資還是對東道國都產生了一定影響。今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在南美地區頻頻制造風波,影響我對南美投資。二是吸收我農業投資的南美東道國出于自身利益考慮和經濟安全借口,傳導并增加嚴苛的審批流程,致使我國農業企業在南美洲等地租種土地等投資與經營成本升高。  

  

  2.東道國多變的農業政策與高稅負政策。南美國家農業政策,容易受到當地利益集團牽制而經常變動。多數南美國家均存在程度不等的稅種繁雜、稅率水平較高等問題,企業稅收負擔相對沉重。巴西的稅收整體較為復雜,稅率效率偏低,稅率較重,進入南美地區稅率較重的國家行列,共計各項稅收 58 種。公司納稅幾乎占到經營成本的 40% 

  3.東道國出臺并推行多變與嚴厲的勞工政策。南美國家為保證當地就業,對中方工作人員的數量和比例有嚴格限制,不能超過他們規定的上限。墨西哥《勞動法》規定,公司員工中外籍員工所占比例不得超過 10%。秘魯則規定,外籍勞工的薪資一般不得超過員工總薪資的 30%,且與外籍勞工簽訂的勞動合同最長不得超過 3 年等限制條款。 

  此外,還包括諸如耕地購置限制以及東道國所謂防范對本國經濟安全的影響所采取的限制等。 

    

  三、對中國在南美農業投資建議 

    

  從目前情況看,中國和南美的農業投資合作,以中國“走出去”向南美投資為主。據世界銀行統計,目前南美可耕地的利用率僅為10%,墨西哥、智利、哥倫比亞、阿根廷和巴西等國都有數百萬公頃的土地未被充分利用,作為未來新的農業產區潛力巨大。為此,我國對南美農業投資空間可觀,實施農業“走出去”的潛力和機會較多。為此建議 

      (一)改革完善政府對外農業投資管理和服務機制。一是改善政府對包括農業對外投資的管理和服務。管理要圍繞實現政府的投資管理目標進行,包括:采取優化審批程序,以及在審核審批階段有效促進投資主體的適度整合,適當放松外匯管制。服務要圍繞助推投資主體成功赴外投資目標展開,包括:展開積極的外交活動,擴大和南美國家間雙邊、多邊的區域國際合作機制,向相關國家派駐農業參贊等,提供東道國的各種市場、政策、投資等各方面的信息,并給予預警和協調解決國內企業在東道國投資遇到的問題,維護我國海外權益。二是創新農業“走出去”投資主體的政策支持。充分發揮農業對外合作部際聯席會議機制作用,匯集各相關機構和提出支持農業走出去企業避免雙重征稅、政策性保險、邊境和產品邊檢、檢疫與海關等管理平臺等政策措施;提供資金融通、外匯管理、跨境金融服務和政策性基金等服務;做好走出去信息、人才培訓、涉農商事法律等服務。 

   (二)修訂完善我國境外投資法律法規體系。按照積極支持、謹慎保護投資的原則,逐步建立健全我國對外投資的投資保險法保護體系。關鍵是要在我國逐步由“引進來”向“走出去”的戰略轉變中,政府應適時加強對“走出去”投資保護的保險化、法制化。具體建議為:一是盡快制定境外投資合作管理條例。首先,完善商務部《境外投資管理辦法》和國家發展改革委2017年修訂出臺的《企業境外投資管理辦法》。其次,要嚴格境外投資審核管理、突出服務,做好投資主體投資啟動的服務。最后,推行實施商業性行政性管理程序,完善境外投資合作管理系統,大幅度降低管理成本,提升行政效率。二是積極探索建立可行的海外投資保險法律制度。政府加強對海外投資保險制度是世界各資本輸出國的通行制度。自1948年美國在實施馬歇爾計劃過程中創設該制度以來,發達國家的日本、法國、德國、挪威、丹麥、澳大利亞、荷蘭、加拿大、瑞士、比利時、英國等國,發展中國家與地區也于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為本國本地區的海外投資者提供政治風險保險。我國自1979年以來對海外直接投資在企業數量和投資規模上都取得了長足發展。加之我國對外投資尤其在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日益增多,而發展中國家出現政治風險的可能性遠比發達國家要大,我國為了進一步鼓勵“走出去”海外投資,就需要及時建立健全可行的海外投資保險法律制度。 

  (二)延伸完善對境外農業投資的投資引導服務。積極建立和適時更新符合中方投資指導原則和契合東道國農業細分特點的國別與行業投資指引,同時調整核準重點,突出審核指導服務。加快建立重點國家的雙邊農業投資保護等政府投資促進機制。《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其中就明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農業投資,應著重開展農林牧漁業、農機及農產品生產加工等領域的深度合作,積極推進海水養殖、遠洋漁業、水產品加工、海洋生物制藥、海洋工程技術等領域合作,這實際上是為中國農業“走出去”指明了方向和出路。建議具體可定期經過境外農業投資主體、駐外經商參處(權衡投資目的國的需求)與國內農業對外投資與農業發展規劃等智庫機構,充分分析研究,定期發布我國境外農業投資的投資引導,發揮對境外農業投資國內需求指引,利于境外投資投向對接國內市場需求,為投資主體減低投資風險服務。政府通過開展對“走出去”海外投資的審核審批管理與服務、建立投資風險保障機制與措施和做好投資投向引導等方面的支持,將促進我赴南美農業投資的發展。 

    

                                   

  (美大合作處      供稿) 

                             

快乐扑克3走势分析 足球70分钟后进球概率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中奖 浙江11选五下载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体育彩票36选7规则 pk10计划7码规律 五分彩在哪里开奖 168PK10开奖网 蓝月亮免费资枓大全蓝月亮网 杳南粤风彩36选7开奘号码